胶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芯国际创始人张汝京一个基督徒的胜利

发布时间:2019-09-30 02:22:04 阅读: 来源:胶粉厂家
中芯国际创始人张汝京:一个基督徒的胜利 一个56岁仍有梦想的台湾男人,用了仅仅四年,在内地于一片荒芜间于惊涛骇浪中创立了全球第四大芯片厂。 过去的四年,是张汝京人生中最漫长的四年。 四年前,在媒体的眼中,身揣包括变卖家产得来的300多万美金在荒凉的上海张江创办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MIC)的张汝京,不过是个负气出走,执拗而又异想天开的老头。 而两年前,当中芯国际的两座8英寸晶圆厂开始全速启动,外界又一次给了张汝京一个宣判:他的存亡机会,就在这段时间。——其时,全球第一大芯片代工厂台积电的上海工厂开始动工。 张汝京自己启动了一个标志性的时刻:今年9月25日,在中芯国际的大会堂里,张汝京在众目之下,将公司生产的第一块12英寸晶圆亲手交给了英飞凌公司的负责人。这意味着中芯也是整个中国大陆的芯片工艺第一次推进到了纳米级。而此前,他已经创造了历史:2001年9月投产的中芯国际使大陆拥有了第一座0.25微米线宽以下制程技术的8英寸晶圆代工厂。 也就是在这个月底,张汝京从上海市市长韩正手上接过了“白玉兰荣誉奖”奖章。这是上海市为表扬对上海的社会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最高荣誉。 此时的张汝京,身后已经拥有四座8英寸厂、一座12英寸厂和一座芯片封装厂,技术工艺覆盖了0.35微米和0.1微米;月产芯片超过12万片。2002年,中芯国际还未排入全球芯片代工的前十,而2年后,它已经一跃为全球第四,并即将超过第三位的新加坡特许半导体,而后者已经连续8个季度亏损。 而在此基础上,更让人为之侧目的是:2004年第三季度,中芯国际实现单季盈利3900万美金。这也是芯片代工厂的最快盈利记录,而去年同期还亏损850万美元。这已是公司连续第四个季度盈利。公司销售额也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57%,达2.75亿美元。2004年5月20日,中芯在香港和纽约两地上市,融资16亿美元,中芯国际摇身一变成为一家市值60亿美元的公司。无论如何,巨额资金的落袋,使张汝京已经有了笑傲江湖的底气。 置之死地而后生 “局外人很难体会这里面我们付出了多少汗水,每一天,我们几乎都碰到困难,我们忙于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在第一块12英寸晶圆的下线仪式上,张汝京感叹。 还有什么能够让人对这家用四年时间成为世界第四的公司提出批评? 四年前,张汝京只身来到上海创立中芯国际。在他的游说下,上海实业、高盛、华登国际、汉鼎亚太和祥峰投资等著名投资商均成为其股东,中芯国际第一期招募结束,董事会共计有16名股东。张汝京有意令股权分散,以避免再蹈当年他执掌的世大落入对手手中的覆辙。 业界人士戏言,所谓半导体行业,就是做到一半就会“倒”的行业。在极尽游说获得国际资本的10亿美金投资,加上从银行融资的4.8亿美元后,希望籍此大展宏图的张汝京却陷入了两难:按正常规律,10亿美金仅仅够建设一条8英寸晶圆生产线的投资,但留给研发投入的资金就所剩无几。如果中芯不利用行业低谷时期迅速作大,将来必被淘汰。 张汝京在稿纸上不断的画圈。最后的决定是:中芯首先一定要具备规模,而在生产工艺方面,则主要依靠合作联盟。张做出此决策的另外一重考虑是,中芯当时的人才也极其缺乏,早期的中芯只有300名与张汝京转战多年的追随者,完全依靠自我独立发展,成本极高。 “如果没有这套策略,张汝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期发展成这样。”一位外部咨询人士说。 2001年的芯片业低潮也是机会。张汝京正好凭借自己丰富的经验和人脉低价购入二手设备,储备了大量的产能, 2002年,行业开始复苏,中芯的3条8英寸晶圆生产线也投入生产。 与外部结盟的好处除了订单支持外,还有重要的技术合作。以北京刚刚投产的12英寸晶圆厂为例,其生产线是以委托生产的形式建立,其产品为英飞凌及另外一家公司全包,而其技术,也是由以上两家公司的授权为来源。 事实证明了张汝京的“迅速做大”的决策高明。2003年,全球芯片业一扫以往的萧条而变得兴旺起来,在其他代工厂商突然生产紧张的时候,中芯的产能提高的恰逢其时。在芯片的质量上,中芯国际仍然弱于台积电和联电两家,但其低价策略却受到了市场的欢迎。在主流产品的总体性价比上,中芯国际和台积电已经不相上下。 此即张汝京于2003年启动第二次私募的背景。而后融资得来的6.3亿美金,一是投资北京的12英寸厂,二则为收购摩托罗拉的天津半导体厂之备。 “我们一年半以前就开始接触,本来它是希望和我们做芯片代工的伙伴。”张汝京说,“后来我们合作后感觉双方进一步把产业合并可能更好。”其时,摩托罗拉天津工厂,因主要负责对内供应通信芯片,产能不足,一直亏损。而此时,摩托罗拉也正在执行业务收缩的策略。收购天津工厂,张汝京翘首以待。 “我们觉得,第一个因素摩托罗拉是一个非常好的客户,第二个因素是摩托罗拉拥有很多的IT技术,第三个因素是摩托罗拉工厂的产能正好是我们需要的。所以基于以上三个因素,有了这个举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汝京说。 现在,天津工厂的产能,已经接近中芯在上海的水平。尽管到目前为止,中芯国际的营业收入仅是联电的1/3,台积电的1/6,在高盛的投资报告中,中芯国际已经被列为台积电和联电的头号竞争对手。 目前中芯已建和在建的8~12英寸芯片工厂共达到7个。2004年中芯国际新增31位新客户,有6家是中国最大的无制造半导体公司。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很快将成为中芯国际抵御全球芯片业周期性衰退的避风良港。 行业分析师说,在过去的四年里,中芯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屈指可数,这将严重威胁它在行业中的地位。而张汝京自己也承认:“这完全是迫不得已”。不过,一位外部咨询人士为其辩护说,“这简直是对神的要求”,“要给他们时间”。 德州仪器亚太区发言人黄志光不久前表示,已在今年与中芯国际签订90纳米的芯片代工合约。但是,德州仪器并未授权中芯国际知识产权,中芯最终能否向德州仪器销售上述90纳米产品,须视中芯国际能否为德州仪器产品完成开发90纳米处理技术。 清教徒 关于张汝京在芯片业的神奇,坊间流传着多种故事。最常见的一个版本则是:某年某月,张路过一家芯片厂,大致看过一遍后,张断言,该厂多花费了几十万美金。有好奇者追问,张立即画图作解,最后,该工厂的人士自己也不得不服。 不过,一般意义上认为,张的胜利,是对大陆机遇的准确把握。据称,在中芯国际的董事长王阳元、张汝京,及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之间曾有过一次对话。王当着张汝京的面对张忠谋说,如果你早来一个月,我就不跟他合作了。随后,二人相对慨叹——王阳元与张忠谋皆为无锡人士。 知情者称,张汝京只在旁边说了一句话,“这是上帝赐给我的机会。”张自小受母亲影响,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张汝京的天下,却非偶得。 有关张汝京下注大陆,外界普遍流传的版本是,他与张忠谋素有积怨,张汝京在台湾一手打造起来的世大积电公司被张忠谋阴谋收购之后,张汝京负气而来。“无能为力是真的,但离开台湾来大陆,并不是因为与张忠谋有怨。他对我有恩无仇。”张汝京说。 而若想理解张汝京为何能如此看准大陆,或许得从张的信仰中作解。 1995年,张汝京受在德州仪器的上司邵子凡之托,到北京发表有关半导体技术的演讲,这是张汝京一岁时离开大陆后的第一次回归。期间,与接待他的信息产业部官员唐新萍相识。唐为当年的贵州高考状元,闲谈之中与张汝京谈及贵州地区的贫困状况。 1996年,信奉基督的张汝京便携友人在唐的介绍下,在贵州郑安县的碧峰乡捐赠了平生的第一个希望小学。此后,在贵州、云南、四川、甘肃,张汝京已经盖了近20所希望小学。 而张汝京投身大陆的芯片产业,则是从1989年便开始。但是当时德州仪器在评估多重因素以后,决定先在台湾建厂。“当时,我就想从内地招聘工程师到台湾受训,以便未来回内地盖厂。”张汝京说。但因为台湾当局不允许,只得暂时放弃。 此后,从1992年到1994年,张汝京转战新加坡盖厂。由于新加坡政府的支持,张当时在内地前后招聘了约300人。后来中芯国际成立,其中近70人重新成为张汝京的员工。 而张汝京称,自己并没有所谓商业的大野心。他身边的人士说,“对他来讲,协助大陆发展半导体产业是第一位的。”其一是有其上司邵子凡的委托,“要回大陆做点事情,协助壮大祖国实力,”邵是被张汝京视为“无他无我”的恩师;而其父当年离开大陆时,也曾带领多位工匠到台湾发展冶金业。 张汝京的极尽朴素似乎可以佐证这一点:建厂期间,张大年初三还在工地,无尘室建成后,曾亲自用沾酒精抹布蹲着擦地板;张尽管富贵,但只戴一块电子手表,开一辆二手桑塔纳轿车;当时出差视察北京工厂的建设,也只住工地,简朴之苦,以至于其手下“除非迫不得已,不要跟张总出差。” 流浪者 为了成就最后的梦想,张汝京对中芯国际倾注心血。而他的妻子和5岁的儿子,也都从美国移居上海。一位亲近人士透露说,这是为了以身作则——为留住人才,张汝京号召大家都把家迁到上海。 对于中芯的成功,花旗环球金融中国业务主管孙玮认为,张汝京的高明在于其笼络了来自全球的优秀员工。“他有独特的个人魅力,将不同文化的员工融合在一起,非常了不起。” 一位中芯的台湾员工表示,他们看重的是中芯国际是一个新兴的企业,能够给他们提供发展和晋升的机会,而且在中芯国际他们能获得公司的股票,而在台积电则很困难。甚至在首家工厂尚未竣工的时候,中芯国际学校已经开学,共有来自16个国家500位小朋友。张汝京的子女也在其中。 但张汝京自己又乡归何处? 7月初一天,张汝京被助理从公司的会议上叫了出来。他的手上是一份来自台湾当局的传唤传真。内容称,由于中芯国际违反台湾当局对大陆投资的规定,将向其提出诉讼,拟对其处以75万美金罚款,以及2年的刑期。 当张汝京再次返回会议室,一位在场人士回忆,他“满脸的震惊。”此前,张已经被限制往返台湾的自由。 而更早些时候,中芯国际已经被台积电控告“盗窃商业机密”。消息人士透露,只因上海市政府尽力从中斡旋,才导致控告迟迟没有下文。 不过,“中芯国际以后的故事,注定要比一般公司复杂。”一位外部人士评论说——但张坚定地告诉《环球企业家》,“任何人都干扰不了我们。”

重庆骨科医院https://mipzyy.yilianmeiti.com/zhuanke_6_500000_0_0_0.html

上海美莱医疗美容门诊部联系方式https://mipzyy.yilianmeiti.com/22548/location/

贵州五官科医院https://mzyy.yilianmeiti.com/keshi_7_520000_0_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