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熊俊我把所有想法留给了91可是他们没听我的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0:42 阅读: 来源:胶粉厂家

91手机助手开发者熊俊、同步网络创始人熊俊

91无线上市已经箭在弦上,如果上市成功,91无线将成为依靠无线业务成功上市的第一家国内互联网公司。而面对这样的“无线”风光,91手机助手的创始人熊俊对当初的“贱卖”和出走并未感到遗憾和后悔。

熊俊现在的身份是同步网络创始人,公司选择在了离网龙所在的福州不到300公里的厦门。

创业就像生活

“今天回去摔盘子,明天就继续来上班,就这样。”

“厦门其实特别难招人,其实跟北京这些人的水平相比确实,所以我们只能就是找多一点人来解决这个问题。 ”熊俊如是说。

2010年,离开网龙后的熊俊创办了同步网络,旗下产品包括同步推和同步助手,二次创业,龙岩人熊俊仍然选择在了福建。相比起资本和人才资源高度集中的北京,厦门并不是创业的最佳选择,不过熊俊拒绝北京的理由也非常简单——浮躁。

“北京机会太多了,我们这些人定力又不够,今天可以干这事,明天可以干那事。”熊俊说,“而且我毕竟不是北京人,我不喜欢这样的天气,也不喜欢这种环境,在这个地方创业其实很难讲幸福感。”

从忙碌的创业者口中很难听到幸福感这个词,熊俊觉得,创业就像生活,肯定会有很多痛苦,但是你不会觉得自己活不下去,而在厦门这种地方创业可以把创业当成生活的一部分,你就会觉得痛苦就痛苦吧,今天回去摔盘子,明天就继续来上班,就这样。

网龙恩怨

“开复说你出来创业吧,但是我把所有的想法都留在了网龙。”

2007年,会计专业出身的熊俊开发了iPhone手机文件管理工具“iPhone PC Suite”,这个名称沿用了当时手机管理工具通用的名称。在积累了数十万的用户之后,这个工具被网龙公司收购,收购的价格为10万元。

在加入网龙后不久,熊俊就开发了91助手的1.0版,熊俊坦言,2007年卖给网龙后,其实是在全身心做无线的,但是当时网龙对无线并没有一个很好的预期,不觉得这个事情能做大,但是我们自己最后把它做大了。

2009年,网龙股价遭遇低谷,最低时曾跌破3块钱,网龙的游戏只有一款在赚钱,在投资人的施压下,网龙开始从无线寻找盈利突破点,于是对91的控制越来越严格,熊俊也渐渐丧失了产品的话语权。网龙和91团队关于未来发展方向的矛盾日益激烈。同时网龙开始了裁员行动,对91团队动刀让熊俊与网龙的矛盾激化。

而在此时,熊俊见到了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开复说你们出来创业,我其实没想好,因为我把所有的想法都留在了网龙,可是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但他们很快投了我们,我们在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情况下就投资给我们。”熊俊并未透露李开复投资的具体金额,但是这笔神秘的投资无疑成为了熊俊离开网龙的诱因之一。

从拿到这笔投资,到离开网龙出来创业,熊俊经历了半年的挣扎,最后还是决定出走,但是即使是在决定离开之后,熊俊还是将他的想法留给了网龙。“我离开网龙的时候给网龙写了一个未来发展战略会遇到什么问题,发现网龙其实没按照那个做,我们就挺可惜的,那不如我们自己来做吧。”熊俊说。

熊俊坦言,91助手可能是能赚钱的,但是它可能没办法优秀了,它上面还有大量的盗版,它除了盗版以外,不能帮用户解决太多的问题,网龙又急于做收入,所以它就沦为一个渠道和一个纯粹的只有收入的工具。

在“iPhone PC Suite”被网龙收购6年后,网龙CEO刘路远透露的数据称,独立上市的91无线估值8亿元,比收购价翻了8000倍。

回忆起这笔交易,熊俊说一点都不觉得后悔,理由也很直接——缺钱。

博弈360

“360其实是摆了91一道。”

采访中熊俊还提到了网龙与360的一段旧事,尽管91无线目前发展仍成上升势头,但是熊俊认为360对91的打击非常大。

在网龙最困难的时候,熊俊曾经参与网龙的分摊投资,并且所有的投资人都是他介绍的,那时候他反对360对91的投资,但是在融资还没敲定的时候,熊俊就离开了网龙。最后网龙还是与360开展了合作。然而事实上,这次合作并没有真正落实,最后360把91所有的代码都搞到手,说要成立合资公司,360派工程师到福州一起改进合作版的“助手”。

合作版的助手借助360的帮助确实得到了一定改进,但是代价就是360得到了全部的代码,然后很快就撤了,不久之后就有了360手机助手。

“我当时想说跟360的合作可能非常非常的有风险,而且这个风险是无法控制的。而且周鸿祎的性格也是非常的倔强,然后网龙个董事长刘德建也是,两个人的性格很像,谁也不喜欢被谁控制,然后这两个混在一起,那就难受了。 ”熊俊说。

二度创业

“网龙自己不那么做,不做我们就自己来做。”

2010年,无论是网龙还是360,在无线市场都已经初具规模,作为草莽英雄的熊俊自然成为了他们的重点盯防对象。“所以我们刚开始做的东西其实是有一点点故意打迷魂阵,就是让产品有点绕弯。 ”

同步网络旗下的主要产品是同步推和同步助手,熊俊对智能手机管理软件并不死心,用他的话说,很多想法他给了网龙,但是网龙不做,所以他出来自己做。

最早投资熊俊的除了李开复,还有同在厦门的天使投资人蔡文胜。由于有此前的项目做背书,和李开复一样,蔡文胜投资时都没有过问熊俊当时的项目,事实上,在拿到投资后,熊俊自己都没想好要做什么。熊俊透露,这笔投资为几百万人民币。

显然同步助手与91助手是竞争关系,且二者并不是一个量级的,熊俊自己也坦言,要超越91非常困难。

除了用户数量,当时熊俊对91的策略也使得其市场地位一直很稳固,就是经销商预装。熊俊表示,很多iPhone是通过经销商卖出去的,经销商通过91助手为消费者装软件,而经销商的技术人员水平不高,习惯了一种东西后特别不想换,这使得91助手的留存度很高。

目前同步网络的收入主要来自游戏联运和广告,还没有花完蔡文胜和李开复的投资,熊俊表示,同步助手未来卖不卖,要取决于谁来买,买过去之后用来做什么,如果他们能把这个事情做大,做的比我们自己做更好,我就会考虑。

盗版隐忧

“你应该没有见过任何一家做盗版的公司上市的。”

91手机助手的功能之一,就是将App Store上的软件破解后提供给越狱的苹果用户,简而言之,就是盗版。而同步助手也提供了类似的功能,熊俊为什么死磕“盗版”?

刚开始做同步助手的时候,熊俊对盗版是一个回避的心态,因为他一直觉得这个事情很难做大。但是后来发现一个没有盗版的产品用户很难接受,于是熊俊写了一个爬虫程序,到网络上去爬别人破解的软件,然后“索引”在自己的服务器里,本身并没有提供盗版软件。

但是后来熊俊发现,有对手自己买软件自己破解,然后放到自己的服务器上,下载速度非常快,导致了其用户的流失。此时的熊俊意识到,不能再回避盗版问题了。

“我们只能去做这个事(盗版)。”熊俊说,“纯粹只做下载的market肯定是没有未来的。”不过熊俊也表示,他一直在寻找一个方式取代盗版。为此,他在同步助手上添加了“购买正版”的按钮——目前91手机助手等产品并不包含这一功能。

除了法律层面的问题,盗版还面临着道德压力,有开发者直斥盗版软件破坏了健康的产业生态,熊俊则认为,盗版在某种程度上会推动开发者去寻找更多样化的收入。“比如早期的游戏都是收钱的,但是最后所有的游戏变成了道具或者其他的后向付费形式。收入并没有减少反而还会放大。”

“所谓的东西免费就无所谓盗版了,我帮你分发,分发过去用户觉得这个东西不错我愿意付钱就行了,而事实上现在免费软件确实比例越来越大,应该是这样子。 ”熊俊说。

对于同步网络,熊俊并没有太宏大的愿景,他说首先是要活着,而且很好的活着,“必须先能够活着,首先是为股东负责,然后为公司的员工负责,然后再来再考虑是说有什么好的产品能够去改变人们的生活。”熊俊说。

屠龙战记手游

九天封神破解版

轩辕剑群侠录破解版